天子御驾行过路人们也只是肃立道旁

盛兴彩票官网 2018-08-12 16:52 阅读()
而这靠山也不可能用官场上的那套规矩制度来约束曹韦陀,用黑道手段,他就只能迂回地用他的影响力来施加作用。
 
    所以,封德彝对曹韦陀不满,意味着西市的动荡即将到来,而在这场逐鹿之战中,既有无数的机会,也有无数的凶险。
 
    乔向荣只是一个贾师,因为是封德彝的耳目,所以侥幸提前知道将有大变,可是西市王之下,还有四梁八柱十六桁,无论怎么动荡,也轮不到他爬上高位,以他的资历,就算现在去巴结四梁八柱,其实都不够格。
 
    但是,人往高处走,既然知道将有变化,岂能坐视这份机缘与自己擦肩而过?
 
    那么,就得找几个强有力的伙伴,才有上位的一线机会。
 
    王恒久,此人机警多谋,可以招揽。
 
    但只有谋智者,没有掌握武力的人,在这场逐鹿之中,也不可能有机会胜出。
 
    常剑南!
 
    乔向荣马上又想到了那个坐拥三百老军,实力强大,但现在尚属东篱下外围人员的常剑南。若是得了此人的臂助,也许,八柱之一的高位,我这个小小贾师,也有机会去坐坐呢……
 
 第370章 选择
 
    第二天,曹韦陀又来献了一番殷勤。他很懂得如何让一个小姑娘沦陷,富贵、奢华、恭维,满足她的虚荣心,叫她明白跟着自己,才能让这份虚荣一直得以实现。
 
    只不过,第五凌若也依旧是一副天真、崇拜、羡慕的神情,充份满足了他的虚荣心,然后撇着小嘴蹦蹦跳跳地回医馆。
 
    曹韦陀以前结识的女人显然不够全面,他还不太明白这世上的的确确是有那么一些女孩子,只喜欢她所喜欢的,并不会因为外物的诱惑而放弃自己真正的心意。
 
    不过,第五凌若本以为第三天曹韦陀还会来,而且依旧会重复他那一套自以为高明,实则在她心里很蠢很笨的作派,可是,曹韦陀没有来。
 
    不应该啊!那个色眯眯的胖家伙,没道理这么快就失去耐心吧,他都没上手呢。
 
    对自己的美貌很自负的第五凌若虽然根本不喜欢曹韦陀,甚至很讨厌他,但是还是因为自负而禁不住地猜疑起来:难不成是欲擒故纵?不是吧,这么土的法子,想用来对付天姿聪疑、国色天色的本姑娘?
 
    其实,第五凌若是真的冤枉了曹韦陀。
 
    曹韦陀不是想玩什么欲擒故纵,那手法对他来说,太高端了些,他玩不转。
 
    曹韦陀之所以没有来,是因为他突然遇到了一堆的麻烦事。
 
    封德彝的报复来得是如此之快,他借身为钦差大臣,负有整顿整个长安,以迎天子回京之机,下令彻查西市,为此可以停顿经营。而前几天,西市又恰恰发生了几起凶杀事件,这更给了官方充足的理由。
 
    原来的包庇者变成了现在的刁难者,下边的执行人员趁机吃拿卡要,种种刁难,弄得曹韦陀焦头烂额。
 
    所以,第五凌若这边难得地清静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时候,孙思邈正要派药童下乡收药材,经过几天的相处,他已经知道第五凌若“兄妹”的大致遭遇,便好心地询问,用不用捎带她“兄妹俩”一同下乡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和李鱼在医馆里有些不知岁月,孙思邈对外界的情况却是清楚的很,眼下的长安城已经重新恢复了太平,可以自由出入了。官府也恢复了治理,一些骚乱事件已经迅速平息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巴不得赶紧离开,免得那个“欲擒故纵”的胖子前来“擒”她,所以欣然应允。孙思邈就让二人乘了准备收购药材的牛车,由四名药童护送下乡。
 
    这牛车是准备用来装药材的,没有车棚顶盖,不过用来代步却足够了,二人便坐在这敞篷的车上,吱吱呀呀地准备出城。
 
    长安城刚刚恢复太平,一些逃难离城的人还未回来,长安街市上人也不是很多,他们刚刚过了一个路口,却发现街上突然多了许多军士,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十分肃穆。
 
    眼见有车过来,立时就有士兵上前,指挥他们靠边停下,不准行走。
 
    孙思邈此时有着医官的身份,又是名贯长安的第一神医,名号极其响亮。药童通报了自家主人的名号,那士兵便没有难为他们,只是好言警告:“不用担心,皇帝今日还京,马上就要进城,尔等且静避路旁,不要张扬,等陛下车马过去,便可继续上路。”
 
    听人家这么说,四个药童便把牛车停在了路边,静静地等待。过了小半个时辰,就见旗幡招展,仪仗法度森严,长长的御林军队伍缓缓如来。
 
    天子御辇在中间,太子李建成策马伴行于侧,诸多迎驾的王侯、皇亲和官员逶迤于后,自长街上缓缓而行。
 
    这时候还没有动辄下跪之礼,天子御驾行过,路人们也只是肃立道旁,欠身行注目礼即可,四个药童和被拦下的百姓俱都肃立,第五凌若也扶着李鱼,在车上跪坐扶膝,向天子致敬。
 
    李建成骑着一匹雄骏的白马,侍随在天子御辇之侧,一路徐徐而行,目光微微顾盼,路上行人本就不多,此时还在车上的除了李鱼和第五凌若更是绝无仅有,被他一眼看见。
 
    李建成一见李鱼,目中顿时一喜,但微微勒了下马缰,候一个侍卫靠近,悄悄耳语几句,那侍卫向旁边一扫,看到了太子吩咐之人,轻轻颔首,放慢了马速。
 
    皇帝的御驾、文武百官的队伍过去,后边还有长长的仪仗和护驾官兵,等这大队人马过去,两旁侍立站岗的士兵才有头目过来,挥手喝令撤岗,街两旁百姓登时行动起来。
 
   
    襕衫人道:“不错,正是我家主人,我家主人姓东,小郎君应该明白了吧?”
 
    李鱼心里卟嗵一下,登时明白,方才太子过路时,想是看到了自己。不过,他可不大想跟这位短命太子多有交集,忙陪笑道:“代捎一个口信儿,不过是举手之劳,何足言谢。还请回禀贵主人,就说……”
 
    那襕衫人笑中含威地道:“小人只是奉命而来,可做不得主人的主。小郎君还请留下,有什么话,与我家主人当面说罢了,可莫要为难小人,小人着实地吃罪不起。”
 
    李建成那日满怀心事,一时也想不到留这报信人何用,便让他去了。不过此去铜川再护驾归来,才省到这个危机虽然解除,后续却仍有很多麻烦,需要与知情人沟通、商量,尤其是他那好二弟秦王,此时正在围剿场文干。
 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