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素当然注意观察曹韦陀的一举一动而且业已成

盛兴彩票官网 2018-08-12 16:49 阅读()
 第五凌若道:“当然会担心啦,尤其是张威那家伙回去一说,我爹娘指不定多担心呢。可是,担心又有什么办法?我现在无法回去,也无法给家人送信,与其空自着急,不如好生照料你的伤势,等你好些,你保护我回去啊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呆,这姑娘年岁不大,倒是豁达,凡事很想得开嘛,怎么涉及一个情字,就那么的执拗。十年青春,徒自消耗。
 
    李鱼点点头道:“嗯,外界现在不知怎么样了,应该平定许多了吧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道:“是啊,你说的还真准,我刚才送曹员外,看大街上行人从容了许多,也不见许多兵将满街游走,捕虞候们也都出现了,看来真是稳定下来了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听大为宽心,道:“果不出我所料!这就好,等我再稳定一下,就送你回家。”
 
    李鱼顿了一顿,又道:“对了,过两天离开的事,你可别说给曹员外听。也不要告诉他你家住哪。他的恩情,咱们容后再报,有些事,可是不便叫他知道的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惊讶道:“为什么不能说?接触下来,曹员外人很好啊,我家住哪,家里都有什么人,好多好多事,我都跟他说啦。就是你不是我亲哥的事,之前撒了谎,不好意思跟他改口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哎呀,看你鬼机灵的,怎么这么笨。人心隔肚皮啊,你这丫头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一听,焦急起来,第五凌若看他着急的样子,忽地卟哧一笑,眉眼间小有得意,冲他妩媚道:“为啥不能叫人家知道啊?你担心我呀?”
 
    李鱼一呆,恍悟道:“你骗我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巧笑嫣然:“我才没那么笨呢,曹老头儿是帮咱们呢,可他没安好心眼儿,我看得出来,可你现在伤这么重,要是没有良医良药,我真怕……,既然姓曹的说的冠冤堂皇的,那咱就装装傻呗。”
 
    李鱼松了口气,又叮嘱道:“这才对,那个姓曹的,你防着点儿,千万别接近。”
 
    李鱼是从他在十年后了解的一些情况做出的提醒,而第五凌若不知就里,只当心上人吃醋呢,他吃醋,也就意味着,他在乎自己,不想让别的男人打自己主意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越想越开心,忍不住凑过去,在他颊上开心地吻了一下。
 
    李鱼被吓住了,这大唐的姑娘……也太热情奔放了吧?他却不知,除了第五凌若敢爱敢恨、爽直干脆的个性,还因为早在他昏迷时,人家就与他唇齿相接,有过更甜蜜的事了。
 
    再羞忸胆怯的姑娘,一旦与一个男人有过一次亲昵的举动,那么下次较之更简单甚而更密切的亲昵,也就不会那般地抗拒,甚而可以悄悄地主动起来了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李元吉,封德彝和另一大臣进京了。
 
    三大臣接管了长安城。
 
    消息相继传到了苏有道的耳中,苏有道黯然长叹:计划,终究是失败了。
 
    于李世民而言,这次只是计划失败,而对他而言,却是惨败。
 
    他伤了大筋,再不能动武。而天策府谋士成群,武将如云,他年纪轻,资历又浅,如今文不显,武不彰,前程实在渺茫。
 
    “就地隐匿下来吧。”
 
    苏有道叹息着吩咐:“不必去仁智宫了,很快,皇上就会回京,秦王殿下也会回来。”
 
    一个侍卫道:“裴天睿使人送信来,说他现在孙神医医馆中养伤,要不要通知他?”
 
    苏有道默默摇头:“他是个很机警的人,知道该怎么做,等他养好伤离开医馆,自会往天策府去。我们,离开吧。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很快,几人就离开了原来的隐居之所,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,仿佛他们从未出现过。
 
    此时,刚刚回京的封德彝与另外两位钦差大臣一起处理了一天的公事,最后由暂摄兵权的李元吉呈报铜川仁智宫,奏请天子,可以还朝。
 
    待他回到府上,一个人已经等候在那里。
 
    西市署贾师,乔向荣。
 
    一见封德彝回来,乔向荣赶紧趋前拜见,封德彝摆了摆手,转身落座,脸色一沉,道:“有件事,我要问你。”
 
    封德彝在西市栽培了曹韦陀,但他的耳目手足,可不只曹韦陀一人,乔向荣这人机警伶俐,也是他物色的一个耳目。
 
    乔向荣欠了欠身,做聆听状。
 
    封德彝沉着脸道:“近几日,曹韦陀可曾往东宫见过太子?”
 
    乔向荣既然是封德彝的耳目,平素当然注意观察曹韦陀的一举一动,而且业已成功成为曹韦陀的心腹。听封德彝这样一问,乔向荣忙道:“曹韦陀确曾去过东宫,不过并未见到太子,据曹韦陀身边人说,他只见了东宫一位小吏,便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果然如此……”
 
    封德彝闭了闭眼睛,这一天忙碌,他重点查了东宫那边的情况,所获知的消息,是太子亲自接见过一位重伤的年轻人,还是一位少女陪同前来,并不曾见过曹韦陀。
 
    那位受了重伤的年轻人,封德彝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派出的十三人之一,也许,除非那人未死,并且找到他,他才能确定了。
 
    但是为有,还是小人得了他们的交待,巧妙地通知曹韦陀前往联系的。”
 
    “够了……”
 
    封德彝长长地吐了口浊息:“竖子!不可原谅!”
 
    乔向荣神情一紧,后台大老板这么说,难道曹韦陀要失宠。
 
    “天命有常,惟有德者居之!曹韦陀,不堪大用!”
 
    封德彝做出了评价,但乔向荣紧张依旧。
 
    因为,曹韦陀并不是封德彝的下属官员,他这上官对其不满,就可撤换其职。曹韦陀是混黑道的,只不过他巴结了一个白道上的大人物做靠山罢了。有了这座靠山,他的地位就更稳,但是失去这座靠山,他也不会马上就倒。
 

相关推荐